旧衣冠。

I will always care for you.

这个画的也太好了吧

speed:

“快回去,会被发现的”

猫头白鹰:

早上刷空间看到这一条突然就想起之前收到的评论kkk

【洋岳】我也想把爱宣之于口(下)


“老岳,吃饭了。” 木子洋利索地收拾了餐桌,摆上饭菜。这个场景怎么看怎么像一对老夫老妻会渡过的每一个平凡的晚上。岳岳晃到餐桌旁,看着像模像样的饭菜激动,嘴上还要说着:“可以啊洋洋,越来越贤惠了。” 木子洋随手扯了一下岳岳的小啾啾,“瞎说什么呢,我这是艺多不压身。谁跟你一样四体不勤五谷不分。” 岳岳一边夹着菜吃一边回嘴,“哎,洋洋,不带人身攻击的啊... 我这是不擅长这个。” “行了,吃吧你就,一会儿记得洗碗。” “哎,好嘞。”

泛黄的灯光,温热的饭菜,时不时发出的筷子与碗撞击的声音,偶尔交错的筷子,太温馨了,像是偷来的时光。

两个人无声地吃完了那顿饭,岳岳自觉的把碗筷收进厨房,放进洗碗池准备洗碗。木子洋就依厨房门上,看着岳岳刷碗的背影,他真的爱看岳岳的背影。头顶的小啾啾随着主人的动作一晃一晃,代替主人表达着愉悦的心情。但他脑子里浮现的却是以后的许多年,也许他都可以给他做饭,他洗碗。然后他们一起窝在沙发上看喜欢的电影,翻来覆去地看同一部好像也可以。他们可以一起去买衣服,老岳的衣服都可以交给他。原来,我早已经把你安排进我的余生,木子洋想。

岳岳洗碗的间隙抬头从窗户的反光看到木子洋倚在门边也不出声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他也没喊他,自顾自洗着碗,想着不知道下一次一起在家吃饭要到什么时候。好像自己空余时间多一点,洋洋一出去走秀可能就一两个礼拜不回来。不过他每次工作完都会马上回来,也许他知道我会在家等他?

胡思乱想着结束了洗碗的任务,岳岳擦了擦手转身朝木子洋走去,站定在他面前,靠在料理台上笑着开口:“想什么呢,洋洋?搁这儿站这么久。” 木子洋看着他露出的小虎牙,显示着主人的愉快,突然想坦白。

也许是这个晚上的氛围太温馨,也许是被露出小虎牙的笑容晃了眼,也许只是这份被压抑了太久的感情到了破土而出的时候,木子洋开口了。

他抱住了岳岳,微微低头,岳岳耳边响起了一个好听的声音,“老岳,余生我陪你过好不好。” 岳岳只觉得这个嗓音太勾人,勾得他不管洋洋说什么,他都想答应他。而事实也是,岳岳无意识地点了点头。随着这个动作意识似乎才恢复,他伸长手臂抱住木子洋,摸着他的头,“好呀。”

木子洋觉得,好像没有一个时刻会比现在更好了。岳岳突然松开他,拉着他的手往楼上房间走,“走洋洋,哥哥唱歌给你听,最近新写的。”

坐在房间床上抱着吉他的岳岳,看着坐在对面椅子上的木子洋。我把我写给你的歌,唱给你听啊。

毕竟,我也想把爱,宣之于口。

—— End. ——


【洋岳】我也想把爱宣之于口(上)

- 胡言乱语,别介意
- ooc可能严重...
- 私设出道5年,团还在,但都往各自擅长方向发展
- 纯自娱自乐,不上升


在这个圈子里浮浮沉沉这几年,该见的都见过了,该经历的风浪也都经历了。灵超不再是那个没见识的小弟,卜凡也不再是傻傻的弟弟了。木子洋觉得自己也变了,但说不上哪里变了。唯独老岳,仿佛没有什么再能改变他了。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好脾气,一如既往的笑的时候露出虎牙。

其实也不然。老岳除了团体活动很少再会上综艺节目之类的,他似乎更喜欢在房间里抱着吉他写歌,自己唱,也给别人写。时间一长,作词作曲倒也颇受欢迎,在唱作人的路上前途光明。

木子洋想到自己最近越来越想念T台而不是舞台。而事实是,近两年自己和老岳也差不多,自己慢慢开始接很多大秀,算是恢复了模特的身份。

他们四个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,大家都在往各自的方向发展,卜凡甚至还开始演戏了。于是偌大的房子,通常只能看到默默写歌或者睡觉的老岳,和不走秀就在家的自己,比如现在。

木子洋看着躺在沙发上耍赖不肯做饭的人,突然觉得也许做回模特这个决定并不是全部出于对T台的怀念,可能是想在两个弟弟不在的时候能陪陪他。毕竟如果一个人住在这里,未免太寂寞。那不如陪陪他,反正他之前也陪他聊到黎明,陪他飞到地球万里的另一端,陪他一个又一个冬季夏季。

“洋洋....我真的不想做饭...而且我做饭不好吃你也知道的!” 岳岳没有理会这个弟弟此刻的思绪万千,他只知道肚子饿,想吃饭,并且不想吃自己做的饭。“老岳,你能不能要点脸!” 木子洋顺口回了一句,就转身往厨房走去。似乎什么都没改变,岳岳还是那个生活上什么都不会的人,木子洋还是那个一边嫌弃一边乖乖帮他铺床的人。

岳岳看着木子洋的背影,这个陪他从看不到未来走到未来可期,陪他从被黑的失眠夜走到安然入梦,陪他从四个人到两个人住的现在。这个笑起来很温柔的人,说话的时候慵懒带着鼻音的嗓音。

他知道自己爱木子洋,因为这几年下来印象最深刻的记忆里,都是他。他想把对他的爱宣之于口,但他知道他们身不由己。于是他把爱写进歌词里,流淌在弹吉他的指尖,唯独缄默不语。

木子洋在厨房里熟练的洗菜切菜,开火下锅。谁说这几年没变的,自己都会做饭了,木子洋想着,主要是因为老岳什么都不会。老岳啊老岳,哪天我不陪着你了你可怎么办。木子洋嘚嘚瑟瑟的想着,老岳就是仗着自己对他好。

是了,木子洋从来不避讳对岳岳好。他宠灵超,因为那是小弟。可他也会宠着岳岳,因为他爱他,他知道自己对岳岳是爱,但他不会说,也不知道如何去说。

Tbc.......











【洋灵】借我

- 试水...大概....可能ooc...不上升真人...
- 睡前小甜饼.. 老年人受不了虐
- 希望你们不介意我的胡言乱语
- 灵感来源于bgm《借我》

「借我亡命天涯的勇敢」
都说灵超这孩子虎,但他自认还是很有分寸的,说白了,有些时候他一点也不虎,他胆小着呢,比如面对他洋哥的时候。
灵超嘴里嚼着大白兔奶糖躺在沙发上,耳朵里塞着耳机随机播放各种风格的歌曲。他想,岳岳妈妈说的对,搞音乐这一块就是要花很多时间去听歌。“借我亡命天涯的勇敢...借我生猛与莽撞不问明天”的歌词就这么直接传入耳朵,却击中了心脏。那一瞬间,灵超想到了自己对洋哥的情感,不见天日,深埋心底的那种,是不是可以借着未成年的生猛与莽撞,不问后果。
可是得不到回应是小事,洋哥不理我了就是大事了。有点想吃话梅糖了,酸酸的,跟我现在的心情一样,哎呀自己不愧是青春疼痛文学作家!
刚想起身去翻翻自己的小金库里有没有话梅糖便听到:“小弟,你躺在沙发上干什么呢?” 洋哥边说边走近,灵超瞬间放弃了去找糖的想法,转而扑倒木子洋身上抱着木子洋的脖子说:“洋哥我想吃话梅糖!” 木子洋一脸嫌弃的吐槽小弟你除了糖能不能想点别的...一边捞了衣服钱包准备去小超市给小弟买糖。
灵超转而挂在木子洋背上充当大型挂件,手还捞着木子洋的脖子说了句:“能啊,还能想你。”木子洋只觉得小弟今天很奇怪,这是在调戏自己还是想忽悠自己给他多买点糖。而没有得到回应的小弟脑内循环的却是刚才的歌词,到底要不要说出口呢,青春果然是疼痛的。
“啪...” 屁股上被木子洋拍了一下, “洋哥你又打我!!!”“谁叫你小脑壳里一天天想些乱七八糟的,我这是在教育你,为你好。”灵超想,我才没有想乱七八糟的,想的只有你,都是你。想归想,但是他不敢说,他觉得现在的自己一点也不虎。木子洋慢慢悠悠背着小弟晃悠到小超市门口的时候,灵超突然开口:“洋哥,借我一年吧。”“什么?”木子洋没听懂。“我说借我一年啦,等我长大,我追你,你借我一年,我还你一辈子。”突然变成小虎崽子的灵超义无反顾地说出口了,因为他想通了。不需要亡命天涯的勇敢,就是洋哥不答应,最多打他一顿屁股,毕竟洋哥这么宠他。
………………
“好。”他听到他洋哥说。一年而已,十年我也借你啊我的小弟,木子洋想。
他突然觉得酸酸的话梅糖一定不好吃。“洋哥我要吃奶糖,不要话梅糖。” “啪...” 木子洋觉得自己最近可能对小弟太好了,以后还是要多教育。